第52章 第二局(1 / 4)

黑泽阵在见到她的当天就去查看过她的档案, 青木优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那之后大佬也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她的调查。

虽然完全不对此感到意外吧,但有个人比她自己更了解“自己”,听起来这种事还真的挺奇妙的……

而且她这周目, 是不是对自己的游戏角色有些太过不在意了?

青木优难得反省了起来。

即便她并不是一个专注于体验游戏剧情的玩家, 但最基本的信息她还是应该去掌握的。

大概是上周目她随机到的【身世】数值实在是太低了, 青木优这一局里也完全没有去探索和扮演自己角色的意识。

这么久过去了,组织里竟然还没有人发现过她的异常之处,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足够“幸运”?

青木优瞬间感到了迷茫。

《红黑》里的角色就是因为反应过于真实, 才导致很多玩家在对局中总是死去活来。

之前在【玩家论坛】里, 好多人都抱怨过自己可能就是说错了一句话,然后就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被npc干掉了。

青木优在脑海中回忆着她这一局里的表现。

如果她的身世真的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那为什么昨天她和黑泽阵“聊一聊”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做任何的提醒?

她在他面前几乎没有做任何的掩饰,那些本应和“青木优”本人不符合的话语却完全没有得到他正常的反馈。

青木优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场景。

最开始她说“自己的朋友”的时候, 黑泽阵还是一脸“我看你能演到什么时候”的表情。

然而当她讲到后面的事情,对方似乎就回归往日那副常年没有波动的神色了。

就目前他们之间的关系看来, 大佬应该是没有理由会想要她被其他人“发现”的吧……

好违和。

如果按照逻辑来推理,当时她说“基地”的事情的时候, 黑泽阵就应该会提醒她。

但他也的确没有这么做。

应该不是游戏数据出了差错, 只能是在她所不知道的地方,有某种原因导致大佬有了新的考量。

青木优在脑海中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 偶然间, 不知为何忽然感到灵光一闪。

救命!

该不会真是她想的那样吧?

她联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可能。

思索半晌, 青木优抬起头试探性地朝黑泽阵说道:“过几天我就又要去研究部那边检查身体了——”

“没事。”

大佬的语调依旧毫无波动,“我和你一起去。”

青木优:“……”

好家伙, 看来她每年都要参加的手术和体检真的有问题。

她抿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那之后该怎么办呢?这样的情况只会越来越频繁吧。”

“不会。”

黑泽阵继续道, “他们暂时还不敢把你怎么样。”

“确定吗?”青木优有些怀疑。

“你是‘绿洲’那边唯一留下的活体,他们不会这么早就对你下手。”

青木优:???

黑泽阵的语调一如既往地平静,然而他刚刚说的话对她而言无异于一道平地惊雷。

什么叫“绿洲”留下的唯一活体?

这个“留下”和“活体”的说法都好奇怪啊!

她原本只猜测到“青木优”的过去或许也巧合地与组织的某项实验有关,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昨天她如同自曝的话并没有引来黑泽阵的过多关注。

但怎么现在看起来,她的身世好像还不止于此?

而且“留下”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研究部的高层很清楚自己的内部有“绿洲”的人?

青木优继续将脸埋在他的脖颈间,不让黑泽阵看清她的表情。

如果真如她所分析的那样,组织和“绿洲”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很微妙啊……

大佬现在应该是把她的背景信息基本都调查清楚了,不然他刚刚的话不会那样确定。

可恶。

他的效率实在是太高了。

不知道为什么,青木优忽然想咬他一口。

好在黑泽阵几乎从不像波本那样谜语人,虽然有时候会避而不谈,却从不会让她毫无头绪地去猜测。

上周目对待伏特加,大佬有时都会在完成任务后一一给他解释清楚。

她怎么说也该比伏特加更聪明一些吧?

思考到这里,青木优再次试探道:“就算是这样,我总得知道该在什么时候避开他们。”

虽然她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应该避开研究部里的谁,但模糊地描述一下肯定没错。

听到她的话,黑泽阵只说:“你不主动凑上去就行,其它

最新小说: 星痕之门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 人生扮演游戏 lol:醉酒乱杀,全网震惊! 加点:特殊系治疗 LOL:世界第一红温型中单! 美食的俘虏之绝代盛宴 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者 竞技之路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