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二局(1 / 3)

再次结束了一天的挂机【课程】, 青木优刚点击下【跳过】按键,还没来得及进入【休眠】状态,就被系统内部响起的【偶然事件】提示音打断了进程。

她从数据流中回过神来时, 正看到黑泽阵站在他的面前。

青木优发现他此刻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叼着烟的样子似乎是有一些烦躁。

见她抬头望向他, 黑泽阵随手将烟取下来说:“我要出去一趟。”

啊, 出去呗。

青木优觉得他的这句话都点奇怪。

专门跑来和她说一声是什么意思?

她想了想, 还是出声询问道:“去哪呢?”

“不清楚。”

不清楚?

青木优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大佬皱了皱眉将视线移开,接着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一个银色的东西扔给她。

“拿着。”

青木优顺着他扔过来的抛弧线接过,在掌心中看到了一把金属质的钥匙。

做完这件事情, 黑泽阵立刻干脆利落地转身准备离开,

青木优瞬间伸手拉住他的袖子问:“你接到任务了?”

大佬和其他那些新来的人本来也都是因为有资格参与代号考核才会被调配到这边。

虽然还并没有来很久,但当训练场上那些熟悉的面孔开始陆陆续续地消失,并且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时,青木优就知道那个主线剧情开启之前最后的副本——【考核任务】即将要开始了。

【养成期】已经逐渐进入了尾声。

这周目她的【新手村】既然是被分配在了【黑方】的基地里,那之后只要通过了这个副本, 应该就能够直接任职于黑方的公司,不用再去触发新的【偶然事件】了。

据某些知道内部情况的人提供的资料,每个人接到考核任务的时间点都有所不同,而且这个战线可能会拉得异常地持久。

有些时候可能等上一批的人都死光了,某些有资格的人或许都还没能接到任务。

反正着急也没用, 青木优就一边训练一边等待着【考核任务】的到来了。

结果现在竟然是黑泽阵先于她接到任务吗?

青木优看到手心中钥匙的那一刻,就瞬间认出了这好像是她以前去过的那栋房子的钥匙。

所以大佬这是想着如果自己回不来的话, 就直接把房子留给她?

为什么啊?

他们之间又没什么关系。

不明白……

青木优有些为难地看着钥匙, 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在她问出是否是接到了考核任务后, 黑泽阵只冷淡地点了一下头确认。

明明是有可能出现生死离别的情况, 但他好像总是这样, 把所有危险的事情都说成是随便出门一趟。

这样让她很难办啊。

青木优不知道此时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但好像就这么简单地收下钥匙后就放他走也不太对劲。

上一局也是这样,大佬随口说了一句“出任务”,之后就忽然受重伤了。

青木优内心中蓦然产生了一丝“悲伤”。

啊,她是不是该哭了。

为了即将离别的朋友哭泣本就是正常的,生离死别就是要哭嘛。

无论黑泽阵的态度怎么样,她需要走的程序还是要按步骤来。

青木优拉过他的手就开始哭,看到她这副样子,本来就皱着眉的黑泽阵眉间痕迹愈深。

他有些不耐地说:“哭什么?”

青木优觉得他太不配合自己了,这时候就应该拥抱一下,再好好地说几句道别的话嘛。

只有泪水才配得上离别!

她直接扑过去抱住他的腰,然而当她上手的那一刻,青木优却忽然觉得手下的触感实在是有些太好,她心中那份“快乐”完全压过了之前“悲伤”的情绪。

哭不下去了……

唉,反正黑泽阵肯定能顺利回来,她好像也没必要太小题大做。

就在她准备从他怀里起来的时候,大佬忽然把她按住,接着很顺手地摸了一下她的脑袋。

“别哭了。”他的声音依旧凶巴巴的有点不自然,但手上的动作倒是没停。

夜空中的月光仿佛被揉碎了一般,透过斑驳的树影零星倾洒于地面上。

不知道为何,青木优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在规整的心跳间隔中,她感觉到到了一丝不太符合原来节奏的脉动。

好不舒服啊……

青木优一下子把他推开,想远离这让她心率不齐的源头。

她朝面前的人说道:“我可以帮你保管钥匙,但是记得回来之后自己拿回去。”

说完这话,青木优把脸上的泪痕擦了擦

最新小说: 星痕之门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 人生扮演游戏 lol:醉酒乱杀,全网震惊! 加点:特殊系治疗 LOL:世界第一红温型中单! 美食的俘虏之绝代盛宴 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者 竞技之路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