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抢(1 / 2)

“皇叔是不是觉得孤这十年休战的想法太可笑了?”辰千折又开始了茶言茶语:“没关系,您要是觉得不合适,咱们就继续打,反正咱们国库里还有钱,也有将士,大将军也还康健,还能再打几年……”

这话说的,好像两国再交战,就是辰忘川不答应十年休战,不想放马养兵!

自古以来,打仗那都是劳民伤财的事情。

上到百官,下到百姓,没有人从心里想要战争。

如果能休战十年能解决麻烦事,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此时谁敢跳出来说个“不”字,那绝对能贴上“反和平”的恶名。

辰忘川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不等暴君的话说完,立即接口道:“陛下多虑了,陛下的意思,也就是臣的意思,臣刚才是在想……”

他转身看向藏予花,似笑非笑。

“他虽然是东疆国的小王子,可是东疆国王子众多,他也不是未来的储君,即便他同意和我们休战十年,东疆国的陛下,也不见得会同意吧?”

“皇叔说的也有道理,”辰千折赞许的点点头:“不过,孤觉得,这万事开头难,即便未来咱们和东疆国的休战和谈失败,也不妨碍今天皇叔同意休战一事,是吧,皇叔?”

“自然,我自然是同意的,”辰忘川拿出了自己的态度,躬身行礼:“陛下所提之事,臣鞠躬相随,以陛下旨意为意,绝不违逆。”

“那就多谢皇叔了,来人,”暴君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即道:“送小王子去休息,具体之事,孤要和他再做商议,到时候,还要请皇叔掌事,谋定大局!”

藏予花微微颔首,转身离去时,与辰忘川对视一眼,垂首离开。

人群中,凌汐也不动声色的后退,悄然退走。

……

藏予花跟在老太监身后,好奇的打量周围:“这就是大皇朝的皇城?果然比我们东疆国的要奢靡很多。”

老太监笑而不语,穿过豪华的楼阁,引他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停在一座宅院前。

“王子殿下,您里面请?”

“这是什么地方?”

宅院很荒凉,不像是好地方。

藏予花抬头看着门匾,警觉的很:“景阁?里面是什么?”

“没什么,一个小院子,以前是花匠们住的地方,后来就荒废了。”

“……荒宅?”藏予花警惕的看着四周:“你们陛下叫我来这里做什么?”

“王子殿下进去一看便知。”

老太监推开院门,邀请藏予花进去。

“殿下只管放心,这里是皇城,一切都很安全!”

“笑话,龙潭虎穴我都不怕,会怕这个小院子?”藏予花来了傲脾气,昂首挺胸的走进宅院。

老太监没有进去,而且还顺势关了远门。

藏予花虽然没有害怕,但是双手握拳的戒备周围,表面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慢悠悠的走进屋子。

屋子正中,站着一个人。

一个眉眼清新,气质脱俗的女子。

“姑娘,你是?”

“凌心瑶!”

“……凌?”藏予花心下一惊,想到了凌汐。

眼前这姑娘的五官虽然没有凌汐那种媚骨天成的惑态,但是眉眼间,和她有些形似之处,只怕是有关系的。

但他聪明的什么都没说,而是环顾四周,“姑娘,你我并不相识,在这里见面,多少有些不合适吧?”

“我是受人之托,特意在这里见你一面。”

藏予花撇撇嘴,随意道:“哦,不知道是谁这么有心,想和我打交道?”

“摄政王!”

“……摄政王?”藏予花眼神一颤:“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没有弄死我,不甘心,还想再让姑娘你做点什么手脚?”

“小王子多心了,我是受摄政王所托,和你解释一下,”凌心瑶取出一封信,交给藏予花:“他对你本无恶意,具体之事,都在信里,看过之后,你自会知晓。”

藏予花捏着信,眼神多了些异色。

但他什么都没说,将信收了起来:“麻烦姑娘转告摄政王,我会仔细的看这封信,但是具体的……要等我看过信之后再说!”

“殿下不现在看吗?”

“姑娘别太着急了,有些事情,得慢慢的来!”

藏予花不傻!

他看得出来,摄政王和暴君叔侄面和心不和。

很正常!

他们东疆国不也是如此吗!?

兄弟叔伯一个比一个

最新小说: 被逐出豪门?假千金反手闪婚首富 农家福妻种田忙 喝奶时被读心,饕餮崽崽成京城团宠 成亲日,小福妻把植物人相公撩醒了 赝品太监 哇呜,禁欲兽夫又被娇娇缠吻了 揣崽离职后,前上司找上门来了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 陆太太,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东宫禁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