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寸光年 > 历史军事 > 被暴君读心后,小炮灰人设全崩了 > 第56章 陛下长大了不好骗了

第56章 陛下长大了不好骗了(1 / 2)

辰忘川定定的看着暴君。

虽然他什么把柄都没抓到,但是从心里来说,还是觉得这件事和辰千折脱不开关系。

听到暴君那意味深长的话,立即躬身行了一礼。

“是啊,此人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劫走敌国俘虏,陛下放心,臣一定竭尽全力,把此人捉拿归案!”

“那就,有劳皇叔了。”

“陛下客气,这是臣子本分!”

“皇叔既如此说,那大将军,麻烦你也吩咐手下,一切都要配合皇叔行事,不可懈怠……”

辰千折装模作样的把话题又扯到了廖虎身上,有一句每一句的,虚弱至极的闲聊着。

辰忘川几次要打断他的话告辞,但都被暴君压了下去。

不久后,安公公端了碗药过来:“陛下,您得喝安神药了。”

他转身冲着辰忘川和廖虎行礼。

“王爷,大将军,陛下龙体虽然没有大碍,但一直精神不继,需要定期修养,若是二位没什么事,还是让陛下养回神吧……”

辰忘川:……是我们不想走吗?

是暴君不放好不好!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行礼后退了出来。

等到无人时,廖虎迫不及待的追上辰忘川:“王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抓回来的那个小王子被人抢走了!”

“什么?抢走的?”廖虎大惊失色:“贺匆璋呢?他没有硬拦吗?四巷军那么多人都是吃素的吗?”

“四巷军又怎样?贺匆璋又能做什么?陛下出动的是十二卫,又有内监带着御史手令,有模有样,要是一个小小的贺匆璋敢压御史手令,还能拦下十二卫,你以为咱们俩还能站在这里?”

不说御史手令,就说公开用四巷军对抗十二卫,辰千折就能搞死他们。

廖虎也深知其中厉害。

他深思片刻:“陛下看似比以前难对付了!”

“人嘛,总是要长大的!”辰忘川似笑非笑:“尤其最近这段时间,他明显比以前有心机多了。”

“……可是,王爷,您刚才不是验过了吗?陛下的十二卫都在。”

“就是因为他们都在,事情才不对劲。”

“嘶……内监,”廖虎陡然想起来,倒吸一口气:“对了,还有那个拿着御史手令的内监呢,这个人可是有什么特征,能不能找出来?”

“那就是一个内监,唇红齿白的小太监,个头不高,像个女子,怎么查?”

在宫里查内监,那还不如捞十二卫呢!

宫里的哪个小太监不是唇红齿白,像个女人一样?

所以内监这个线索聊胜于无。

“除非是抓到那个小内监,让贺匆璋亲自指认,否则没有用!”辰忘川抚了抚衣袖:“咱们总不能把贺匆璋送来宫里认人吧?”

突然,他的神色一顿。

“对啊,可以来宫里嘛!”

“贺匆璋进宫?”廖虎想都不想就直接摇头:“他是外臣,没有陛下的圣旨,连宫门都进不来。”

“若是有圣旨呢?你回去告诉他一声,准备进宫!”

“王爷……”

辰忘川胸有成竹:“本王有办法让他进宫,到时候让他睁大眼睛,给本王好好的认,看看究竟是哪个内监,敢以御史手令招摇撞骗!!”

“……”

——

安公公放下安神汤:“陛下,要喝吗?”

辰千折摆了摆手:“他们回来了?”

“嗯!”

“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他们走的是密道,凌小姐和十二卫都安好,没人发现他们。”

安神汤是辰千折和安公公的信号。

如果凌汐和十二卫安全归来,就以安神汤为信号,告知暴君一切都好。

“陛下,摄政王心思缜密,他估计很快就能猜到,陛下的十二卫,可能并不只有十二人!”

“那又怎么样?”辰千折揉着眉心:“孤和皇叔的棋局博弈至此,双方都已经明牌了,孤知道他的底牌,他何尝猜不透孤十二卫的秘密?!”

如今,不过就是拼他们谁先最后一步将军而已!

……

从出宫到入宫,凌汐都是着急忙慌的赶行程,生怕哪里出个差错,再被别人抓到把柄搞死自己。

顺着密道回了岁阳宫,她急匆匆的和等候的安公公打了招呼,进内殿换衣服。

暴君的寝殿一向没人伺候,她什么事情都得自己来。

刚脱下小太监的外衣,转身拿屏风上的衣裙时,发现刚刚搭上的裙衫竟然不见了。

“嗯?”

不对啊!

她记得清清楚楚,自己是拿了一身绛青色的衣裙,就搭

最新小说: 被逐出豪门?假千金反手闪婚首富 哇呜,禁欲兽夫又被娇娇缠吻了 成亲日,小福妻把植物人相公撩醒了 农家福妻种田忙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 东宫禁宠 陆太太,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揣崽离职后,前上司找上门来了 喝奶时被读心,饕餮崽崽成京城团宠 赝品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