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太后赐药(1 / 2)

“什么?”凌宰辅蓦然站定,错愕抬头:“心瑶?她要杀你?”

“爹啊,看你这表情,你的人脉想必也没告诉你,陛下差点死在妹妹手中吧?”

凌汐的话还没说完,凌宰辅的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爹,你这个是干嘛,快起来……

“起,起不来了,”凌宰辅欲哭无泪:“汐儿,咱不带坑你爹的,你和我说实话,你这是玩笑的吧?”

“爹,你觉得我会用这件事开玩笑?”

“……这死丫头,是要拉着我们凌家满门给她陪葬吗?!”

凌汐也不藏着掖着,将凌心瑶做过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还重点强调她逼自己杀暴君的事。

凌宰辅气的胡子乱颤,在马车差点发飙。

好不容易进了家门,立即怒吼:“凌心瑶呢?把她叫我叫来!”

“老爷,二,二小姐没回家。”

“没回来?”凌宰辅猜到了这个结果,但还是怒火中烧:“老子知道她没回来,那就把人撒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死活老子都要见到她,去找!!”

凌宰辅也知道凌心瑶现在肯定躲起来,但是凌家该给出的立场还是要有的。

他得让暴君知道,自己对凌心瑶弑君一事毫不知情,如今知道了,自然是要把逆女抓来以死谢罪的!

凌汐坐在那里,喝着茶水吃果子,默默的看老父亲发飙。

等他咆哮完了,斟了杯茶,呈上去:“爹,别激动,陛下说了,妹妹是罪不可恕,可我是救驾有功,所以我们凌家功过相抵,这次不会为难凌家!”

凌宰辅的眼神瞬间一亮:“那你不早说!”

早知道凌家不会有灭门之祸,他也不至于提心吊胆到现在了。

“不过,汐儿,就算陛下不追责凌家,心瑶这事……她毕竟是你妹妹啊?!”

“爹你什么意思?”凌汐似笑非笑:“不会是想要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她杀我这件事不存在吧?”

“……这个?”

“爹,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我活着站在这里,是因为我命大,不是妹妹手下留情!我可是差一步就人头落地的,你现在让我放过凌心瑶?”

凌宰辅一瞬的哑口无言。

从心里来说,他不希望两个女儿自相残杀。

但是她们已经水火不容,生死相对了,他这个做父亲的,真的不好说劝架的话。

他最终什么都没有,颓然的回去自己的房间。

凌汐洗漱后,花萝端来一盏温热的汤药。

“小姐,吃药了。”

凌汐正在擦头发,头也不回:“吃什么药,我又没受伤生病……”

突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段陌生的记忆。

那是纸片人凌汐的记忆。

她每天早晨或者是临睡前,都会喝一碗药。

在她记忆中,这药好像是太后所赐。

“花萝,我这药……吃了多久了?”

“大概有三四年了吧?断断续续的,”花萝仔细的想了好久:“开始的时候,小姐是一天两顿,后来一天一顿,近一年隔三差五的吃一次……哦。”

她想起来了:“对了,这次的药是御医那边亲自送来的,说是太后知道小姐在宫变中受了惊吓,所以送来安神汤,小姐,这是安神汤。”

“安神汤?”凌汐看着药,可一点都不安神。

【太后可是绝对的反派BOSS!】

【她一向把我做棋子的,怎么会好心的赐安神汤?】

【这药即便不是立即致命的毒药,也绝对不会强身健体!】

【……】

“小姐?”花萝疑惑的看着汤药,再看看凌汐:“这药……”

“这药的药渣还在吗?”

“在!”

“把药渣给我!”

花萝拿来药渣的时候,凌汐也换了身男装。

拿着药渣,她让花萝骗开后门的看门人,悄悄出了凌家,雇了辆马车,直接来到西城外的玉湖村。

村头的小池塘边,开辟了一块空地,养着不少的药草,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挽着袖子在池塘边打水浇药。

“小豆子,你娘在家吗?”

“凌姐姐,”小豆子昂着头,笑嘻嘻的指向自己家的方向:“娘和爹在说话呢。”

“你爹回来了?他倒是会见缝插针躲清闲……”

凌汐推开篱笆门,远远的大喊。

“潜示忠!”

连续喊了两声,潜示忠衣衫凌乱,着急慌张的跑出来,神色尴尬:“凌,凌姑娘?”

他迅速看了眼屋内,窘的很:“您,您怎么来了?”

“宫里的事情都忙完了吗?你就回家找老婆?”

“忙完了,

最新小说: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 陆太太,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被逐出豪门?假千金反手闪婚首富 哇呜,禁欲兽夫又被娇娇缠吻了 揣崽离职后,前上司找上门来了 成亲日,小福妻把植物人相公撩醒了 农家福妻种田忙 喝奶时被读心,饕餮崽崽成京城团宠 赝品太监 东宫禁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