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刺杀(1 / 2)

辰忘川的瞳孔不由一缩:“你的意思是说……”

“属下仔细查看了佛像那边的痕迹,痕迹是新的,是鲜鲜的擦痕,属下怀疑,之前听到的声音并不是幻觉,而是真的有人藏在那里,还有,我在地下发现了这半截的穗子。”

“藏身的,是个姑娘!”辰忘川低语。

穗子上散出淡淡的发香,这香味清淡沁心,很是特殊,不像是宫里宫女嬷嬷们用的洗头油。

不是宫里的,那就是来参加宫宴的女子。

辰忘川扫过人群:“那些贵眷女子佩戴的都是金钗玉簪,这个小穗子应该是婢女所用,你去查一下,不要惊动任何人。”

“是!那,”周昌犹豫了一下:“如果找到了,属下要……”

“杀了!”

关于他和凌心瑶的对话,绝对不能被外人听到。

不管是谁的婢女,都得死!

周昌应声,悄然退出宴席,走了没几步,陡然撞见凌心瑶从对面走来。

他不动声色的贴墙站好:“二小姐。”

凌心瑶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那根穗子是凌汐的!”

周昌大惊。

但是来不及问什么,凌心瑶已经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双方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周昌心神大乱,急匆匆的又折了回去。

辰忘川看到他,意识到事情起了波折,不动声色的起身,来到一个僻静处。

“怎么了?”

“属下刚才在路上遇到了二小姐,她说,这穗子是凌家大小姐的!”

“凌汐?”

“是!”

“……”

辰忘川也没料到事情会是这样,一时间也愣住了。

发穗,竟然是凌汐的!

那,藏在里面的人……是凌汐!?

“王爷,要不?”周昌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辰忘川无声的点点头:“她听到了,就不能留了,小心点,别露出马脚!还有,速战速决,别让她坏了我们的事!”

“明白!”

周昌迅速退了下去。

王爷为今天这事已经谋划多时了,绝对不能因为一个凌汐就坏了大局。

他一边着人去打听凌汐的下落,一边亲自点人,规划路线和装备。

很快,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

“凌汐又病了,如今歇在岁阳宫,但是陛下也在。”

“陛下也在?”周昌微微蹙眉:“防御如何?”

“陛下的十二暗卫都不在,听说安公公把他们调去祭台,预备接下来的宫宴。”

“十二卫不在?”周昌的瞳孔瞬间一缩:“这可是大好机会……如果咱们得手,可以把陛下也一起除了!”

“可,王爷不是说……”

“王爷的意思咱们都知道,早杀晚杀用谁杀,最后不都是杀吗?”周昌做了个决定,猛一挥手:“听我的,这次的任务,主要是针对凌汐,若是可以,连陛下也一起解决,解了王爷的心头大患!”

他追随王爷多年,对他的心思最是了解。

王爷今日策划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那个本该属于他的九五之位。

如今,机会就在眼前。

杀了暴君,王爷控场,一切都还在王爷的掌控之中。

至于王爷用暴民杀暴君的计划嘛……

不重要!!

反正最后的结果最重要!

他喝令一声,带着手下换上太监服,将兵器藏好,弓腰,迈着小碎步走向岁阳宫。

——

银针刺穴。

酸痛感瞬间袭来,拉回了凌汐的意识。

她猛地坐起身,吓的针灸的御医连忙跪下:“大小姐稍安,您现在贵体还没完全康复,不能太过于激烈的事情,还是静养为好。”

“我?”

凌汐有点断片,脑子里懵懵。

她只记得,自己和暴君挤在佛像那边,当时就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不清楚了。

“如何了?”辰千折走过来。

“回陛下,大小姐已经无碍,只需静养即可。”

“最好无碍,否则,孤让你全家陪葬!滚!”

御医连忙叩首,惶恐的退了出去。

凌汐揉着眉心,回忆之前的事:“我昏迷了多久?事情……”

她遽然抬眸,期待的问:“可是结束了?”

最新小说: 被逐出豪门?假千金反手闪婚首富 成亲日,小福妻把植物人相公撩醒了 农家福妻种田忙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 哇呜,禁欲兽夫又被娇娇缠吻了 喝奶时被读心,饕餮崽崽成京城团宠 东宫禁宠 陆太太,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揣崽离职后,前上司找上门来了 赝品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