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寸光年 > 历史军事 > 被暴君读心后,小炮灰人设全崩了 > 第23章 我那800个心眼子的暴君啊

第23章 我那800个心眼子的暴君啊(1 / 2)

齐岩真的是一副老奴的笑脸:“齐某的意思是,姑娘若是有什么吩咐,不论现在还是未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过来找齐某,齐某就是倾家荡产,举齐家之力,也会帮助姑娘。”

【这么好?】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凌汐这点小心思,一点没藏着掖着,齐岩听了个明明白白,尴尬的笑了笑。

“姑娘,你这就误会齐某心思了……”

“齐家主,是你……真的很让人误会,毕竟咱们都不熟悉,你却这么推心置腹,很难让人不误会。”

“姑娘当真不知吗?”齐岩挽起衣袖,在他的左手手腕上,也戴着一串佛珠,只是他的佛珠是浅灰色。

凌汐不由抚上辰千折的佛珠:“你的佛珠和我的这个……”

“我也是沧族人!”

沧族?!

凌汐的脑袋里有一根弦跳动了下。

【沧族,那不是男主的母族吗?】

【和暴君有什么关系?】

【和这个齐家主又有什么关系?】

原文中,男主的身份线埋下的伏笔,就是沧族皇子。

也正是因为有沧族族人相助的原因,男主才能在轻而易举的在宫变种胜出,杀了暴君。

可……

这沧族的故事线,怎么转到暴君这边了!?

【难道说……暴君,也是沧族的?】

齐岩见她眼神晃动,不由歪着头仔细听了听。

遗憾的是,什么都没听到。

“姑娘?凌姑娘?”

凌汐回过心神,再一次想到辰千折的叮嘱,稳下情绪道:“哦,这个,我知道沧族,只是我家先祖给我佛珠时,已经病入膏肓,所以没就能交代什么。”

“今日初见姑娘,着实吓了我一跳,没想到姑娘竟然敢将佛珠示人……”

“哦,我是想着此地远离京城,知道珠子的人甚少,又想着超度亡魂,就没顾忌那么多,”凌汐故意岔开话题:“不过,咱们俩的珠子颜色好像不一样……”

“姑娘的名为无雨色,我们的则为亦沾衣,沧族有令,沾衣撑雨色,也就是说,姑娘是我们的主人,只要您吩咐,任何事情我们都要倾力而为。”

“说到这个,我还真有事要请你帮忙……”

凌汐他们的时间不多,绕路前去石梁河太远,唯一的近路就是过黎江。

但是眼下暴雨还在疯下,过河很难。

齐岩听后笑道:“姑娘多虑了,即便是暴雨,要过黎江也简单,只要将上游的闸口关闭,控制住洪水,两个时辰后就能过江。”

齐家吃的就是水上的饭,短时间内控制洪流是手到擒来的事。

临行前,齐岩还准备了两辆马车的粮食,用雨布封好,方便他们带去石梁河,先解决那边缺粮的燃眉之急。

临行前,齐岩语重心长道:“关于沧族一事,姑娘还是不要太招摇的为好,毕竟……”

“齐家主放心,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凌汐将佛珠摘下,握于掌心:“我会仔细的把它收好,再也不戴出来了。”

齐岩准备的过江船是齐家的货船,甲板上可以并行三辆马车,稳稳当当的穿过了黎江。

过了对岸,舵手把他们送下船后,迅速回航。

三个人站在岸边,守着两辆马车,目送货船离开。

潜示忠指了指身后:“那个,我驾一车,另外一车怎么办?”

辰千折看向凌汐。

凌汐撑着伞,都没给他眼神,上了潜示忠的运粮车:“我们走!”

潜示忠:“……这?”

这是,和折公子生气了?

要不然不至于这表情。

辰千折会意的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下压,似笑非笑:“没关系,我来!”

他坐上车辕,熟练的扯起缰绳,挥鞭轻甩,抽在马屁股上,“得得”的驾着粮车前行。

“漂亮,”潜示忠忠心的赞了一句:“折公子这驭马术一流啊!”

凌汐给了他一个白眼:“没看过男人驾车吗?走!”

潜示忠:“……”

你们俩人生气,何必带上他这个倒霉鬼?

不过,没听到他们俩吵架啊?

好端端的,怎么就生上气了?

雨云越来越小,半日后天空开始暂时放晴。

三人停下马车。

辰千折和潜示忠将雨布掀开,处理了积水,凌汐则将小暖炉取下来,烧热水,准备午饭。

最新小说: 成亲日,小福妻把植物人相公撩醒了 农家福妻种田忙 揣崽离职后,前上司找上门来了 陆太太,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东宫禁宠 哇呜,禁欲兽夫又被娇娇缠吻了 赝品太监 被逐出豪门?假千金反手闪婚首富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 喝奶时被读心,饕餮崽崽成京城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