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怕你脑门长点绿(1 / 2)

不管齐岩震惊的眼神,凌汐生拉硬拽的将辰千折拖进了沐浴的水房。

水房里热气氤氲。

辰千折躁的浑身冒汗:“你确定要我和你一起沐浴?”

“和你一起沐,总好过我自己一个人浴,”凌汐挽起头发脱了外衣:“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齐岩动机不纯,好像有所图谋。”

【不对,应该是暴君也有所图谋吧?】

【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知道些什么,只是瞒着我呢!】

凌汐心思急转,悄咪咪的看向辰千折。

辰千折佯装什么都没听到,也开始脱衣服。

凌汐的心思瞬间被拉了回来:“你干嘛?”

“沐浴啊,”他一本正经:“不是你说的,让我陪着你一起沐浴吗?”

“我那就是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

“你说过的话,自然是当真了!”辰千折抬起眼尾:“孤,一向当真!”

【少用那种眼神看我!】

【咱们只是睡过,不熟!】

【诶诶诶,你怎么还在脱?!】

凌汐连忙扑过去,用生命之力压住他的手。

“陛下,咱要有演员的契约和底线!”

“……什么?”

“我让你进来,是帮我守个门!我是怕这沐浴的时候,万一进来个外人,我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到时候……嗯哼了,是吧,你脑袋也不好看嘛!”

辰千折显然没反应过:“你……嗯,为什么我的脑袋会不好看?”

“……你说呢!!”

【装什么装!】

【咱俩好歹也是睡过的!】

【名义上,我也算你暴君的女人!】

【我要是被嗯哼了,你的脑门上岂不是要长点绿?】

【……】

辰千折“呵”了声,突然掐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顿:“孤,对你,没兴趣!孤脱衣服,是因为孤也热,也要沐浴更衣,与你无关!”

水房燥热,满是热气,他穿的衣服被雨水打湿了不少,黏糊糊的沾在身上,难受的很。

“你若是怕难为情,可以打开屏风,咱们一人一半。”

“屏风?”

【什么屏风?】

凌汐四处看了眼。

哪来的屏风?

辰千折走到一侧,拉住墙上的一根卷绳,轻轻一拽,头顶上折叠的竹纸软屏风突然垂了下来,垂进了浴汤中。

在凌汐瞠目结舌的注目礼下,悠哉的走进浴汤。

【还带这样的?】

【不是说,男女有别的吗?】

【这怎么还能男女混浴?】

【这操作,就算放在现代也是相当炸裂的吧!】

辰千折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种浴汤名为夫妻汤,是给那些夫妻或者是妻妾同浴时所用,我们是很讲礼节的,即便真夫妻,在某些场合中,也要恪守道义,不可僭越。”

“真夫妻还用装帘子?”凌汐也脱了外衣下水,瞥了眼软屏风:“夫妻一场,该睡的都睡过了,还怕看?”

辰千折:……咱们不也是睡过的吗?

你不是一样怕看?

他都懒得说什么了,眼尾倦懈的扫了眼软屏凤,视线遽然一顿。

凌汐在透光的那一面。

她倚在池边,昂着头,手指懒懒的顺着下巴下滑。

透光的弧线,将魅惑折出了朦胧的香艳。

辰千折连忙收回视线,呼吸不自觉的沉闷起来,血往上涌,太阳穴的青筋“突突”狂跳不停。

凌汐闭上眼睛,指尖拨弄着池水:“你之前说,齐家主认出了我的身份,他到底是靠什么认出我的?”

“哗啦啦”

辰千折那边传来水声,她一惊:“你洗完了?”

“嗯!”

“这么快,你洗泥鳅呢!”

辰千折跨出来的脚差点没踩稳,带着几分狼狈的抓起衣服。

“我去外面等你!”

——

潜示忠坐在门槛上,看着廊外的暴雨倾盆。

“潜兄弟,你怎么不去洗浴更衣?”

“齐家主?”

“齐家主?”齐岩捧着两个酒坛子过来,闻言在他身边坐下,将其中一个递给他:“咱们多年没见,在你潜兄弟的口中,我都成齐家主了!”

“你认出我了?”潜示忠一怔。

他和齐岩是旧相

最新小说: 东宫禁宠 哇呜,禁欲兽夫又被娇娇缠吻了 揣崽离职后,前上司找上门来了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 成亲日,小福妻把植物人相公撩醒了 被逐出豪门?假千金反手闪婚首富 喝奶时被读心,饕餮崽崽成京城团宠 农家福妻种田忙 陆太太,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赝品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