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要立人设(1 / 2)

芮姑掐住凌汐的下巴,笑容满面,眼神却阴狠:“凌小姐,你是自己去,还是我请你过去?”

“太后要见,自然是我自己去,”凌汐擦了擦嘴角:“只是我这满身污秽的样子,怕是会恶心到太后,芮姑姑可否允许我去梳洗一下?”

“你这说话……算了,太后还见过你更恶心的样子,不用洗漱,现在就去!”

芮姑心中生疑,觉得凌汐的言行和之前确实有些变化,但也并没怎么放在心上,粗暴的推搡着她去见太后。

在两人走后,安公公悄然现身,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们的背影。

……

德良殿。

“太后,凌小姐到了。”芮姑蛮力将凌汐推进庭轩。

凌汐脚下趔趄,险些摔倒:“臣女,凌汐,见过太后。”

太后背对着她,在摆弄大水缸里的莲蓬,几朵艳丽的荷花则被她剪下,扔到了地上。

“本宫初入宫时,住的就是这德良殿,先帝说,哀家就是这莲蓬,清亮,微甜,可入药,可是莲心苦涩,而齐妃则是荷花,漂亮,赏心,温婉,可使龙心愉悦……”

凌汐微微皱眉。

【齐妃?】

【不就是暴君生母,后来的贵妃,死后追封皇贵妃的齐氏吗?】

作者在写到暴君恶行的时候,对齐妃匆匆带过一笔,只说暴君在七岁那年,把齐妃的墓给刨了,还把她的头盖头拿出来做酒杯。

听太后这意思,她和齐妃从前就是死对头。

要死!

这纸片人的人生看似是觉醒了,可好像没什么用。

凌汐没搞清楚太后这番话的意思,也就没敢搭话,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那叫一个乖巧。

太后也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微微侧首:“怪不得人人都说,你最近这两天与之前不一样了,果然是有些不同。”

凌汐:“……”

【不好!】

【要崩人设了!】

“怎么不说话了?”太后的气场冷了下来:“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已经有望成为皇后,就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

“臣女不敢……”

“呵,果然是变了,都敢和哀家顶嘴了,”太后的“咔嚓”一剪子,将一个莲蓬一剪为二:“你大概忘了,你最后能不能成为皇后,哀家说了算!”

【什么情况?】

【太后这是不想我嫁给暴君的意思?】

【好事情啊!】

【是不是求求情,太后就会解除我和暴君的婚约?】

【诶,等会!事情有点不对!

【凌汐之前,不会和太后有什么瓜葛吧?】

【还有那些老鼠是怎么回事?】

【不可冲动,稳住再说!】

【这该死的记忆,觉醒个寂寞嘛!半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凌汐正想着该怎么接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宫女的惊叫声。

“陛下,太后正在休憩,没有传召见您,您是不能进的,陛下……”

“滚!”

暴君辰千折犹如一阵疾风,脚步匆匆的冲进来。

太后近身的侍卫立即身动,迅速拦下他:“陛下,太后在此,不可放肆!”

辰千折的气息很急,像是一路跑来的。

他的视线迅速从凌汐身上掠过,躬身颔首:“孤思念太后,想要请安问候,急切了些,想必太后也不会怪罪吧!”

“陛下想念哀家,哀家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罪?”太后笑吟吟的挥手,命侍卫退下,“你我母子二人已经许久没有聊过天了,过来,陪哀家喝杯茶。”

母慈子孝,一片祥和。

辰千折上前,搀着太后手臂走到桌前坐下。

路过凌汐时,冷哼一声:“你果然在这。”

凌汐:……

【你以为我想吗?】

【还不是你家这个死老太婆把我弄来的!】

【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你还挑我的刺?】

【信不信我一杯茶泼你脸上,立我人设?!】

“哼,陛下万福。”她冷着嗓音,斜睨着眼神,皮笑肉不笑的蹲了蹲。

【以前在太后面前,我一向是不把暴君放在眼里,没有敬畏心的。】

【也难怪太后觉得我有问题!】

辰千折对她的无礼并未在意。

他一直在盯着太后的眼神和气息。

-以太后的心机和脾性,凌汐刚才的那些心

最新小说: 陆太太,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哇呜,禁欲兽夫又被娇娇缠吻了 东宫禁宠 被逐出豪门?假千金反手闪婚首富 喝奶时被读心,饕餮崽崽成京城团宠 成亲日,小福妻把植物人相公撩醒了 揣崽离职后,前上司找上门来了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 农家福妻种田忙 赝品太监